别走太快,等一等你的灵魂_八万论文网

别走太快,等一等你的灵魂

AD:【9.9元全场包邮】 【全网最低价VPS服务器】
论文首页 作者:论文小王子 来源:http://www.woai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8-12-05 06:47:07
01


走在人群中,我习惯看一看周围人的手腕,那里似乎藏着一个属于当代中国人的内心秘密,从不言说,却日益增多。 
越来越多的人,不分男女,会戴上一个手串,这其中,不乏有人仅仅是为了装饰;更多的却带有祈福与安心的意味,这手串停留在装饰与信仰之间,或左或右。
这其中,是一种怎样的相信或怎样的一种抚慰?又或者,来自内心怎样的一种焦虑或不安? 
手串有助于平静吗?我们的内心,与这看似仅仅是装饰的东西有什么样的关系?人群中,又为什么几乎没有人谈论过它? 
沉默之中,埋藏着我们怎样的困惑? 
这是一个传统的复归,还是一个新的开始?这是因祈福而产生的下意识行为?还是因不安而必然的求助?


02


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去301医院看望季羡林先生。
到达时是上午,而很早就起床的季老,已经在桌前工作了很久,他在做的事情是:修改早已出版的《佛教十五讲》。
他说:“对这个问题,我似乎又明白了一些。” 
话题也就从这儿开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并持续到整个聊天的结束。 
“您信佛吗?”我问。 
“如果说信,可能还不到;但我承认对佛教有亲近感,可能我们很多中国人都如此。”季老答。 
接下来,我好奇的是:快速前行的中国人,现在和将来,拿什么抚慰内心?季老给我讲了一个细节。
有一天,一位领导人来看他,聊的也是有关内心的问题,来者问季老:主义和宗教,哪一个先在人群中消失? 
面对这位大领导,季老没有犹豫:假如人们一天解决不了对死亡的恐惧,怕还是主义先消失吧,也许早一天。 
看似平淡的回答,隐藏着一种智慧、勇气和相信。当然,“早一天”的说法也很留余地。 
和季老相对而谈的这一天,离一年的结束,没几个小时了,冬日的阳光照在季老的脸上,也温暖着屋内的其他人。 
那一天,季老快乐而平静。我与周围的人同样如此。


03


有一天,翻阅与梁漱溟先生有关的一本书《这个世界会好吗》,翻到后记,梁先生的一段话,突然让我心动。 
梁老认为,人类面临有三大问题,顺序错不得。
先要解决人和物之间的问题,接下来要解决人和人之间的问题,最后一定要解决人和自己内心之间的问题。
是啊,从小求学到三十而立,不就是在解决让自己有立身之本的人与物之间的问题吗?
没有学历、知识、工作、钱、房子、车这些物的东西,怎敢三十而立呢?
而之后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子女,为人夫妻,为人上级为人下级,为人友为人敌,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你又怎能不认真并辛苦地面对?
随着人生脚步的前行,走着走着,便依稀看见生命终点的那一条线,什么都可以改变,生命是条单行道的局面无法改变。
于是,不安、焦虑、怀疑、悲观……接踵而来,人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还是那一个老问题——我从何而来,又因何而去?去哪儿呢? 
时代纷繁复杂,忙碌的人们,终要面对自己的内心,而这种面对,在今天,变得更难,却也更急迫。
我们都需要答案。


04


如果更深地去想,又何止是人生要面对这三个问题的挑战? 
中国三十余年的改革,最初的二十多年,目标很物化,小康、温饱、翻两番,解决人与物之间的问题,是生存的需求。
而每一个个体,也把幸福寄托到物化的未来身上。
这些物化的目标陆续实现,但中国人也逐渐发现,幸福并没有伴随着物质如约而来。
这个时候,和谐社会的目标提了出来,其实,这是想解决人与人之间的问题,力图让人们更靠近幸福的举动。
不过,就在为此而努力的同时,一个更大的挑战随之而来。
在一个十三亿人的国度里,我们该如何解决与自己内心之间的问题?我们人群中的核心价值观到底是什么?精神家园在哪里?我们的信仰是什么?
我们的痛苦与焦虑,社会上的乱像与功利,是不是都与此有关? 
而我们除了幸福似乎什么都有,是不是也与此有关? 
幸福,成了眼下最大问题的同时,也成了未来最重要的目标。


05


有人说,我们要守住底线。
但早就没了底线,或者说底线被随意地一次又一次突破,又谈何守住底线?可守的底线在哪里? 
一天下午,我和身后的车辆正常地行驶在车道上,突然间,一辆豪华车逆行而来,鸣笛要我们让路。
可是正常行驶的我们无路可躲,于是,感觉被怠慢的那个车主,在车过我们身边时,摇下车窗痛骂一番。
那一瞬间我惊呆了,为这辆逆行而来的车和这个充满愤怒的人。
车主是一位年轻女子,面容姣好,像是有钱也受过良好教育,然而,这一瞬间,愤怒让她的面容有些扭曲。
被指责的同时,我竟然没有一丝的愤怒,倒是有一种巨大的悲凉从心中升起。
因为我和她,不得不共同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而且有的时候,我们自己也可能成为她。我们都无处闪躲。
其实,说到我们自己,怕也是如此吧。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一边是坠落一边在升腾,谁,不在挣扎?


06


钱和权,就越来越像是一种信仰,说白了,它们与欲望的满足紧密相联。 
曾经有一位评委,看着台上选手用力地表演时,发出了一声感慨:为什么在他们的眼睛里,我再也看不到真诚和纯真,而只是宝马和别墅?
其实,这不是哪一个选手的问题,而是时代的问题。
人群中,有多少个眼神不是如此,夜深人静时,我们还敢不敢在镜子中,看一看自己的眼睛?
每一代人的青春都不容易,但现今时代的青春却拥有肉眼可见的艰难。
时代让正青春的人们必须成功,而成功等同于房子、车子与职场上的游刃有余。
可这样的成功说起来容易,实现起来难,像新的三座大山,压得青春年华喘不过气来,甚至连爱情都成了难题。


07


古人聪明,把很多的提醒早变成文字,放在那儿等你,甚至怕你不看,就更简单地把提醒放在汉字本身。
拆开“盲”这个字,就是“目”和“亡”,是眼睛死了,所以看不见,这样一想,拆开“忙”这个字,莫非是心死了?
可是,大家都忙,为利,为名。所以,我已不太敢说“忙”,因为,心一旦死了,奔波又有何意义? 
然而大家还是都忙,都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着急,于是,都在抢。
在街上,红绿灯前,时常见到红灯时太多的人抢着穿过去,可到了对面,又停下来,等同伴,原来他也没什么急事,就是一定要抢,这已成为我们太多人的一种习惯。
在这样的氛围中,中国人似乎已失去了耐性,别说让生活慢下来,能完整看完一本书的人还剩多少?
过去人们有空写信、写日记,后来变成短信、博客,到现在已是微信微博,140个字内要完成表达,沟通与交流都变得一短再短。
对此,一位老人说得好:人生的终点都一样,谁都躲不开,慢,都觉得快,可中国人怎么显得那么着急地往终点跑?


08


在墨西哥,有一个离我们很远却又很近的寓言。 
一群人急匆匆地赶路,突然,一个人停了下来。
旁边的人很奇怪:为什么不走了? 
停下的人一笑:走得太快,灵魂落在了后面,我要等等它。 
是啊,我们都走得太快。然而,谁又打算停下来等一等呢?
如果走得太远,会不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


印第安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


  这是一个土著人的故事,说是有一队西方人到非洲神秘的原始森林里探险考察。请了当地土著人做向导。当地的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土著人也极为贫穷,食物匮乏、且常常衣不遮体,在这样恶劣的生存条件下、他们磨练出极能吃苦耐劳的品性。而给考察队当向导这种薪水相对较为丰厚的工作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几个土著向导带着考察队出发了,一路上,土著人不但要负重前行还要时时手持砍刀在密林里砍伐藤条树枝、析出供考察队行走的小路。这样辛苦的赶了3天的路后,到了第4天,几个土著向导却说什么也不愿再往前走一步了,他们要求原地休息。 那些日程安排的极为慎密的急待探险的西方人弄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问题,询问之下,得到了土著人严肃的回答:一定要休息一天,因为他们匆匆忙忙的赶了3天的路,他们的灵魂一定赶不上他们的脚步了,所以有必要停下来,等待他们的灵魂追赶上来。

  也许面对这个故事,100个人会有100种解读,或许我们都需要等待一下自己的灵魂。也许我们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看月亮是什么时候了,想不起来上一次平心静气地看一朵花、一片云,或者是看窗下搬运食物过路的蚂蚁是什么时候了。

  这世界变化得太快,逼迫得我们必须每天也跑得太快,每天脸上该有的微笑都流失了;有时我们忘记了每天忙忙碌碌都是为了什么,我们不再留意旁边开满的花朵,不再留意那股清凉的风,这世界变得那样陌生,那样浮华与腐朽。

  而当灵魂离灵魂最近的时候,我们便很喜欢怀旧,尤其喜欢那个纯洁天真的自己,喜欢小时候,喜欢那个拿张凉席铺在地上,或坐或躺,仰望着灿烂的星空,听着美妙的蛙鸣蝉叫,感受着最自然的凉风的哪种感觉,偶尔,也会拿大蒲扇扇几下,有时也会缠着大人们讲故事给我们听……

  但那样简单的日子离我们是那样远,即使是一回首的距离也无法触及。城市化和商业化,将我们逼到了角角落落,我们为生存为欲望,为失去的灵魂救赎着。我们的灵魂深处在远处飘忽不定,它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只剩下物理的躯壳在这人世间漫无目的游荡,所以我们总在感到迷茫,彷徨,没有方向感,所以当我们在走的时候,不要走的太快,每当迷失自我的时候,点一盏心灯,让它照亮你的心灵,给灵魂指点,让他跟你更紧些。也许我们都需要时刻告诉自己: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自己的灵魂。

  印第安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

  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 -------古印第安人语 一个西方考察队到神秘的原始森林探险考察,请了当地土著印第安人做向导。在疾行三天后,土著向导要求队伍停下来休息一天,问其原因时,他说:我们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来,需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 亲爱的你,还记得上一次抬头看新月和繁星是什么时候吗?还记得上一次闻一朵花的芬芳是什么时候吗?还记得上一次看父母脸上的皱纹、头上的白发是什么时候吗?还记得上一次专注地看孩子微笑、玩耍是什么时候吗...... 我还记得小时候夏天的晚上,拿张凉席铺在树下,仰望点点繁星,听着蝉鸣蛙叫,夏夜微风吹拂脸庞,外婆的大蒲扇一直在身边驱赶着蚊虫,有时候还会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长大后读辛弃疾的词《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句句词话,分明是在描述童年那简单质朴的日子,不用老师解释教授,心中即时浮现儿时故乡的日日夜夜。 可是这样悠然简单的日子,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仅我们这些成年人被经济大潮、功利思想裹挟,失去方寸和方向,感到迷茫和迷失,连我们的孩子,都被催促着:“快点儿,快点儿,Hurry up!”“要更努力,不能落后!”“不许哭,要坚强!”“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小小儿郎,背着沉重的大书包,连周六周日,都奔忙在各种各类的培优班上。他们,还有真正的童年吗?! 昨天一对夫妇第三次来访,他们被11岁女儿的厌学和狂躁折磨得不知所措。妈妈经过咨询和一段时间的学习,已有较大改变,可以做到无条件接纳孩子和她的状况,孩子和妈妈的连结也开始重新建立。父亲虽然报了父母课程,准备下周就去上工作坊,但还是因为孩子休学、发脾气、黑白颠倒地生活,和她有很多的冲突。我请他们把十一年中常对孩子说的话浓缩为三句,他们常说的是:“不许这样、不能那样……”、“你应该这样、必须那样……”“我希望你这样、那样……”当总结出这三句话的时候,妈妈的眼泪又掉下来了:他们从来没有允许孩子按照自己的步伐来经历完整的成长历程,孩子被他们拖着、拉着、拽着,一路奔跑,丢失了灵魂……通过三次咨询,他们已经明白:孩子是父母的镜子,问题的根源几乎全在父母对孩子错误的教养方式上。咨询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告诉他们这句印第安人的古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现在孩子停下来等待灵魂,父母所能做的,就是也停下自己的焦虑和脚步,陪伴着孩子,重新缓慢而坚实地成长。童稚之子,接近神灵。不要走的太快,在繁忙的生活中,让我们常常停下脚步,等一等灵魂,等一等孩子!


  印第安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

  将脚步放慢一点,我们才能尽情欣赏沿途的美景,就会感受到身边还有许多最朴素,最温馨的一面

  “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古印第安人的一句谚语,因为7.23动车事件,这句话成了最近的流行语。细细想一想,古老文明的有些俗语,就如同我们经常说的老人语一样,看似荒诞,细细品味似乎有无穷的道理。

  印第安人发现人的肉身和灵魂脚步的速度有时是不一样的,肉身走太快了,会把灵魂走丢了。按照他们的信仰,如果连续三天赶路,第四天必须停下来休息一天,以免灵魂赶不上匆匆的脚步。

  我们生活在一个以“速度”为衡量指标的时代,致富要快,成名要早,快速记忆,英语速成,爱情速配,生活正向着“快”发展。我们平时为名为利,整天的匆匆忙忙,身心疲惫,有多少人在“快”生活中感到迷茫与彷徨?我们自身的奢求过高,浮躁的心绪太重。等有一天回顾过往时,才会发觉付出的代价太多太多:忽视了健康,冷漠了亲情,忘却了友谊。发觉留给自己的休闲时间太少,根本无法尽情享受生活的美好。

  有个寓言故事:一个有缺口的圆为了找回—个完整的自己,便到处去寻找自己的碎片。由于它是有缺口的,所以滚动得非常慢,晨沐朝阳,暮享晚风,与路边的鲜花握手,与树上的小虫低语。终于有一天,她找回了丢失的那一块,兴奋地快速滚动起来。错过了花开的时节,忽略了虫子的身影,甚至忘记了春光和煦,以往的美丽都疏远了她。最后,她越滚越快,越过栅栏掉进了路边的水沟里。

  如今“闪婚”、“高铁”、“互联网”……这些日益普及的新名词不正是向人们传递一个概念——“快”。随着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便有无数的人开始厌倦起繁忙的生活,开始向往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于是又悄然兴起了“慢生活”。所谓“慢生活”就是让生活慢下来:慢速度、慢心态、慢餐饮、慢旅游、慢运动……

  人生短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将脚步放慢一点,我们才能尽情欣赏沿途的美景,就会感受到身边还有许多最朴素,最温馨的一面。“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将脚步放慢一点,我们才能够拥有多的休闲时间,与亲人共享宁静的时光,可以慢慢地体会美好的生活!

文章标题:《印第安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相关阅读


如何等待灵魂 ——读李佩甫的新作《等等灵魂》 这本小说书名的灵感,得自印第安人的谚语“别走得太快,等一等灵魂”,然而,于 我们这个混乱而复杂的当下,“等等灵魂”显然有着新的意味。依我的孤陋寡闻,一个人, 或一个社会,走到了需“等等灵魂”的地步,至少可解读出下面的两种情形:一种情形是, 走到了某个历史阶段的一部分人类,幡然醒悟,人哪儿有什么灵魂,它早已同上帝一样地死 掉了——灵魂只是人类用来禁锢自己的一道符咒。于是,他们彻底的放开手脚,投入欲海洪 流,并且由于这没有灵魂的先天优势,他们在奔向同样没有灵魂的金钱社会时,一路凯歌猛 进,势不可挡,以至于一边的观众或观察者,惊恐中对牛弹琴般地发出了“等等灵魂”的一 喊;还有一种情形,就是一部分人类为了某种欲望的实现,或因为生存的逼迫,暂时不得不 把灵魂搁在一边——因为在与没有灵魂的金钱社会贴身搏杀时, 灵与肉的撕扯, 将会使一个 人失去敏捷的反应与行动能力。或许初时的他们还坚信,待轻装上阵,杀开一条血路,立在 某种欲望人生的巅峰后,曾被他们留守后方的灵魂,会沿着他们所开辟的道路,款款而深情 地走来。
然而,无论上述哪一种情形的等待灵魂,恐怕都不会出“等待戈多”的结局。李佩甫 的这部小说中的主人公任秋风,似乎可归入第二种情形,但一开始,他倒并非是准备将灵魂 丢在一边的,起因是一个男人难以承受的耻辱,当他从部队转业归来时,突然发现他伫望了 十二年的精神家园没有了——他的妻子与一个商场的老总私通,使得他归来的灵魂无处寄 寓。这种事情如果放在一个无视灵魂的男人身上,倒也罢了,说不定还会借机敲一笔钱财快 意一番。
但初时的任秋风是自认有“灵魂”的, 而且认为这种“灵魂”神圣不可侵犯, 于是, 他象《基度山伯爵》中的爱德蒙.邓蒂斯一般,毅然踏上了复仇之路,其过程的波谲云诡, 跌宕起伏,都不时地令人联想着大仲马的世界。而任秋风一度亦似乎成了“基度山伯爵”, 成了那个中原大都市钱权坛上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
然而, 任秋风所投入的商业事业与竞争 的本质,其实就是不择手段地唤醒人们内心的欲望魔鬼,并使之畸形地膨胀,无论商业为它 裹上多么美丽的外衣。在这种商业竞争中,是不可能有来自天堂的灵魂的位置的。而灵魂的 缺失, 使这幕读者期待中的复仇剧, 中途竟荒诞地演变成了小说主人公向自己的灵魂复仇的 寓言故事,并最终使自己泥塑的金身一般垮塌下来。
作为当今文坛一位有着广泛影响的重要小说家,李佩甫曾在《羊的门》 《城的灯》等长 篇小说中,对中国当今社会的权力肌理作了精湛的解剖。然后,仿佛顺从某种惯性似的,他 又将笔触探入了《等等灵魂》中的商业金钱世界。是的,这惯性是一个必然,当今的社会, 权与钱实际上是一种联姻的关系。
如何运用钱挣到或显或隐的权, 再以这或显或隐的权变出 更多的钱,直至步入一种良性循环,这其中的奥妙,想来普通的百姓都能说出几分道道。而 一切的关键,实在于如何掘得权力或金钱的第一桶金。除了天时之外,非凡的魄力与想象力 都是不可或缺的——自然, 这非凡的魄力与想象力应包含着践踏灵魂与一切法律、 道德的能 力,力量。应该说,小说的主人公任秋风一开始掘金时的那一张权力之牌并不能算好,一个 副团职的转业军人, 仅为他获得了一个濒临倒闭的国营商场的法人代表与总经理的位置。
但 坚强的意志,丰富的想象,弥补了权力方面的不足,再加上某种好运,得到了“商学院三枝 花”的尽心辅助, 任秋风很快地掘得了商业的第一桶金, 并步入了钱权之间的良性循环之道 ——但就在他感慨着“富贵逼人来”的时候,这螺旋式上升的轨迹突然中断成悬崖与深渊。
当然,小说的实际情节远非如此简单,随着小说主人公这钱权发展着的轨迹,各类失却灵魂 的躯壳,灵魂徒然的挣扎者,以及他们各自的故事,纷纷联袂登场??作者显然是在试图为 当下社会这灵魂全面走向没落的景观,作一种“清明上河图”式的呈现。
然而,这幅图轴所呈现的主体色彩是黯淡的。从不承认有灵魂,灵魂亦从未赋其身的 亿万富豪老刀之流,自然被涂抹入黑色的斑块。而本书中,作者还重墨为我们描绘了几个灰 色地带的灵魂挣扎者, 如果在某种意义上, 我们认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心目中的“灵魂”的 话, 那么, 曾经的劳动模范李尚枝曾倔强地试图保卫这种“灵魂”, 但在生存的严酷压逼下, 她最终投降了,并荒诞地成为了任秋风悲剧的一个殉葬者;才高八斗的齐康民教授,更是认 为自己无人可及的知识中, 有着一个足以傲世的“灵魂”, 但这个“灵魂”却柔弱的如婴儿 一般,经不得与现实世界的一点点触碰。当齐康民教授从12层的楼顶跳下去的时候,似乎仍 是一个向空舞动手臂并号啕的婴儿; 至于处于小说中心位置的“商学院三枝花”, 小陶曾纯 真地扑向她情感的“灵魂”,但她最终凄凉地发现,支撑这“灵魂”幻象的,是一个猥琐无 比的男人;江雪是铁了心将“灵魂”搁在一边的,但当她得到了物质欲望的一切,终于觉得 需要“灵魂”相伴时, 却只能每夜抱着曾那么深爱着她的齐康民教授的骨灰, 以度寂寞岁月。
在商学院的另一枝花上宛身上,作者显然特意添了一些亮色,试图让她出污泥而不染,并在 书的结尾处, 设计她在偏远的贵州山区的一个山坡上, 无数蜻蜓“比翼齐飞”的大自然的景 观中, 悟得了“灵魂”的真谛——但在当下这个污浊而混乱的世界, 这抹亮色显得像是风中 的烛光,究竟能维持多久,实在令人担忧。
极富传奇色彩的故事情节,悱恻难解的情感纠葛,使这本小说具有着畅销书的可读性。
而纯正的文字风格,精致的场景描写,以及对当下社会与人的灵魂的深刻考察,关注,更使 这本小说保持了一种纯文学的品质。
小说中的主人公任秋风组建的超级商场集团的招牌“金 色阳光”, 疯狂地欲建立的世界第一的“摩天大厦”, 以及在为大厦挖地基时遇到的“地下 暗河”,都有着浓重的象征色彩与反讽意味:一种没有灵魂的阳光,无论它有着多么眩目的 金色,都不能给予大地以绿色的生机与希望,而只会烤炙出一片片新的沙漠;一个没有灵魂 的大厦,尽管它的欲望试图摩天,也只是一种没有钢筋混凝土的积木性质的工程,随时面临 着崩塌的危险;至于大厦地基下的“地下暗河”,更具有着深层的暗示,它是一个没有灵魂 的商业运作或一种没有灵魂的改革中的必然遭遇。
当然,“等等灵魂”四个字,并不仅仅是提供了灰暗的解读,它同时还暗示了灵魂依 然存在着,隐潜在这个世界或我们体内的某处角落。因此,仍关心着自己的灵魂,及当下社 会的灵魂归附的朋友们,不妨打开这本小说,寻找某种参考的坐标。或许有朋友会发现自己 正走到了“穷途而哭”之处——但没有关系, “穷途而哭”, 其实正是一种等待灵魂的开始, 亦是对灵魂重新命名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