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族民间音乐与西方音乐的融合_八万论文网

论民族民间音乐与西方音乐的融合

AD:【9.9元全场包邮】 【全网最低价VPS服务器】
论文首页 作者:论文小王子 来源:http://www.woailunwen.com 发布时间:2018-12-05 04:21:58

  【摘要】谭盾是目前国际乐坛上最活跃和最有影响力的中国作曲家之一,他的很多作品对世界乐坛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的作品不仅吸收了西方的现代作曲技法同时也融合东方民族文化的特点。

  【关键词】舆图;民族民间音乐;西方音乐;融合
  中图分类号:J60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8500(2013)11-0013-02
  听完谭盾绘舆图,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情感,仿佛现在置身的已经不是喧嚣嘈杂的现代世界,而是在一种近乎超脱的自然缥缈的世界里飞舞,给人一种震撼。同时一股强烈的思乡情韵缓缓升起……
  谭盾曾经说:“我就是喜欢玩,我庆幸自己学了音乐,由于我喜欢玩。我是玩声音吗?不是。我是在寻找一种颜色,一种捷径,一种无形的道路,能够尽快的、更深层次的去触及人们的心灵。”那么我想他真正的做到了,听完《舆图》这部交响乐我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绝妙感觉,似乎音乐能把我带入天堂,似乎在色彩斑斓,如诗如画的时空里可以自由的张放开躯体,张放开自己所有的感官去感受、去吸取、去消融。大概已经回回到了人最原始的状态,布满了自由,愉快之感。应该说以前还没有真正意义上接触过类似的音乐作品,可能即使偶然欣赏过也没能专心去体会和感受。待我真正有所感慨时,我才明白好的音乐一定需要真正的聆听者。谭盾在寻找,在回回,在专心感悟。从谭盾的作品看来,他是在力图扩展音乐音响范畴,包括找回那些被音乐家们久已弃置、淘汰―――但却与人类生活密不可分的自然音响。”“在东西方将连成一体、成为我们共同家园的今天,谭盾的音乐正是我们所必须的。”《舆图》是十分可取的。它的音乐是把传统与现代、民间与世界音乐交融在一起,把中国原生态民间音乐文化保存下来,同时又积极推动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播。我想正是由于谭盾的作品能引人注目,所以他号召拯救那些正在消失的文化和村庄的想法才能引人注目。只有留住文化的根,才能创造更好的未来,才能赋予音乐作品以人类学的深层内涵。他把作品副标题命名为“寻找消失中的根籁”,我以为这种“寻根”的做法是十分有意义、值得称道的。中华民族几千年优秀的传统以及文明包含了无数精华,那么这些精华怎样被传承,怎样加以创新,谭盾以他的音乐的独特魅力展现给了众人。我以为他的现代音乐作品是在西方现代音乐的影响下天生的,带有西方的痕迹;但他的作品又是属于中国音乐―不仅饱含着中国作曲家的创造,而且植根于本土文化传统,十分具有中国特色。
  《舆图》给观众带来了很多惊喜和挑战,惊喜是帮我们重新找到一条回家的路,这条路不是通过交通工具能够到达的,是一条看不见的路,是连接你的心灵和文化的根。他的挑战是科技和传统的结合。谭盾通过多媒体将影像中的本土音乐原汁原味地与现场交响乐融为一体,《舆图》中有九个乐章,每个乐章都体现了多媒体语言,过去和未来在一个时空的同步,旧的声音和新的声音你呼我应,不同音响乐器世界的并存。
  我记得我看《舆图》时,谭盾是将演出舞台搭建在凤凰古城的河畔边,现场聚集了不少湘西的观众。谭盾在视觉上就将原汁原味的湘西本土人文与西方的现场交响乐融为了一体,不能不把其称之为独特,谭盾以奇思异想的才智,生动形象地实现了创作构思。《舆图》中分为九个乐章,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利用了中国原汁原味的古老的音乐元素来表现音乐主题。
  第一乐章“傩戏”与“哭唱”,
  第二乐章“吹木叶”
  第三乐章“打溜子”
  第四乐章“苗唢呐”
  第五乐章“飞歌”
  第六乐章:间奏曲:听音问路
  第七乐章“石鼓”
  第八乐章:“舌歌”
  第九乐章:“芦笙”
  第一乐章中的“傩戏”的音乐是源于中国古代的祭奠,巫师常戴面具演出迎鬼、娱鬼、送鬼的故事,并通过吟唱与往世和来世对话,场面十分热闹。谭盾在表现这段音乐的同时,通过大屏幕的画面展示了纯粹的地方巫师的表演,使得音乐的民族本质更加突出。
  “哭唱” 是土家族的风俗,土家姑娘的结婚喜庆之日是用哭声迎来的。土家人还把能否唱哭嫁歌,作为衡量女子才智和贤德的标志。哭嫁歌有“哭父母”、“哭哥嫂”、“哭伯叔”、“哭上轿”等等。湘西民间嫁女时的哭唱,是一种十分质朴的民间艺术,大屏幕上,那些农村老妇固然哭天抢地,却能清楚分别曲调和音韵,此时,大提琴和乐队为这种哭唱铺上一层厚厚的旋律,欣赏起来,居然感觉哭唱不再悲凄。 谭盾大胆的运用了民间习俗表现原汁原味的音乐风格。
  谭盾在第四、第五乐章的音乐创作中,更进一步体现了民间音乐的民族性和交响音乐的世界性的碰撞和融合。第四乐章“苗唢呐”和第五乐章“飞歌”对比相连,以大提琴与民间音乐片断的对话作为开篇,引领观众入戏。
  第五乐章的“飞歌”是苗族姑娘最喜欢的一种歌唱,飞歌就是把歌飞给山那边的情郎,通过歌声互传心曲,互表爱意。苗族歌手一段放歌,似乎在寻找远方的亲人,稍倾,影像中,大概在等待覆信。现场影像上苗族姑娘歌唱一段,等待一段,这间隙中大提琴和她的歌声一应一合,这种跨越时空,跨越文化,跨越媒介的应和和对话,显出神奇的魅力,既清幽又沉郁,既忧伤又欢欣。
  第七乐章石鼓是全曲的精华,影像中,敲击石头的是谭盾本人,极富动感的节奏,独特的音响效果,把观众带入了一个未加任何装饰的原始世界中。
  第八乐章“舌歌”是我最喜欢的,侗族姑娘的舌歌是一种多声部的歌唱,可从三声部多到六声部,淳朴美丽的姑娘们用舌头打出嘟噜嘟噜的音色,正体现出湘女的多情,这音色颤抖得像是恋人的心。
  《舆图》,重新描绘一次,你就仿佛再次和湘西的山水,和这里的土地,这里人的生活情感直面着,你体验着时空的奇异交织,远方的奇异景象,似乎一切近在眼前。你的血液,你的灵魂似乎还在随着节奏而律动,随着万千变化的景象而跳跃。在“傩戏”“哭唱”“吹木叶” 的乐章里,我慢慢地微笑开来,微笑着流下泪来,或者流着泪就微笑起来。大概回到儿时,大概回到家乡……
  谭盾不同平常的音乐理念和中国文化的底蕴让他走出了一条超越常规音乐创作之路,应该说是新创作之路的一个开端。谭盾的回回,一方面,从音乐的题材、元素、写法上向中国传统回回,“寻根”的意识在进一步强化;另一方面,从音乐的可听性上,向大众回回,也可以说是向调性、旋律的回回。但同时他作品的出现也备受争议。曾经美国《纽约时报》这样评论谭盾:这个中国人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们把啤酒和葡萄酒混到一块呢?为什么这个人要把小提琴写成京胡的样子呢?西方很多人觉得难以理解,西方就是西方,东方就是东方,他们之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在国内,谭盾受到高评价的同时,也有大量的批评。例如闹得沸沸扬扬的“卞祖善与谭盾之争”。 卞祖善对谭盾的批评,核心一点是:谭盾的作品已经与音乐分离了。也有媒体评论说:“谭盾出生在湘西,那边有很多巫师,所以他的音乐里也多有鬼哭狼嚎。”我想新事物的诞生,一直到大众的完全接受认可,一定需要一个过程,任何事物都有这样一个过程。著名绘画家凡・高是一名极局个性化的画家,他的表现主义作品曾经被人所唾弃,最后他自杀身亡。直到死前不久他才以其震撼人心而富于想像力的绘画赢得评论界的赞扬。而似乎谭盾和他的经历有一点相似,但是与之大不相同的是现代人似乎更加包容,谭盾的音乐现在在国际乐坛声誉日隆,也有很多人能够读懂他的音乐了。我们民族民间音乐就是丰富且生动、淳朴又真挚、优美而动听。谭盾带领我们走入了音乐的一个新视野,他以他音乐的独特魅力占据着人的灵魂,他崇尚自然,崇尚回回。我想对西方而言,东方文化博大精深、丰富多彩、神秘而有钱吸引力,而谭盾一个土生土长的湘西人能够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让西方主动去了解中国(过去东方学西方,现在西方对东方更有爱好)他真正做到了。他用感恩的心感谢湘西民间音乐给予他灵感,他把中华的神韵与西方的文化交融,他保持传统,并以之把握未来,竭力把各个民族的根脉挖出来,让全世界共享。耳边似乎大提琴琴声响起令我思绪顿起的旋律,眼前似乎又闪动这一幅幅美丽的湘西山水画,忽然我懂得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