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藏珠

第282章 看热闹

藏珠 云芨 4401 2021-07-22 05:2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藏珠 免费热门小说(www.bz80.com)”查找最新章节!

  

  端王没有被赐死,但谁都知道他活不了了。

  因为绿林之乱,帝室活下来的血脉不多,明面上皇帝只是将端王废为庶人,幽禁起来。不过只要事情一冷下去,想必就会传来端王病故的消息。

  这一桩沸沸扬扬的谋反大案,终于告一段落。

  王府街外,一辆低调的马车停靠在街口。

  徐吟坐在车里,透过窗子看着那头。

  端王府如今门庭冷落,大半已经搬空,只留个小院子,当作端王的幽禁之所。

  那小小的一个小院子,前后却围满了禁军,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要杀人有点难啊……

  徐吟在心里想。

  “小姐,要不我想法子混进去当侍女,那样就能给他下毒了。”

  耳边传来声音,徐吟愕然看过去,发现是小桑出的主意。

  “你说什么?谁要下毒?”

  小桑困惑地问:“小姐……难道不是在想怎么杀端王吗?”

  徐吟差点就想问,你怎么知道的。

  小桑以为自己误会了,不好意思地说:“是我想多了。每回跟着小姐去哪里盯梢,都是要对付那个人……”

  简而言之一句话,她习惯了。

  徐吟说道:“幽禁端王是圣命,进出的宫女内侍都由宫中所拨,你不好混进去。”

  “我可以易容!”小桑马上说。

  徐吟仍然摇头:“不必,太危险了。”

  过阵子皇帝自己会动手,没有必要亲自犯险。万一露馅,昭国公府会受到牵连。燕凌帮了她许多,不能再让他承担风险了。

  心中想定,她下令马车调头,随后便看到了同样坐在马车里的余曼青。

  余曼青身穿孝服,眼睛泛红,看起来十分憔悴。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笑意,眼睛木然中透着冰冷,倒比往常古板的样子更像活人一些。

  徐吟并不想这个时候跟她打交道,可余曼青转头吩咐了一声,主动驱车过来了。

  余家的马车在旁边停下,两人隔窗对望。

  “徐三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余曼青看着她的眼神透着戒备与怀疑。

  一瞬间,徐吟心中有了主意,笑着说道:“自然是来看热闹的。”

  “热闹?”余曼青的目光瞥向端王府,“哪有热闹可看?”

  “热闹在心中,想看自然能看见。”徐吟笑眯眯说着,全然没有顾及她刚刚丧父,“若不是这些禁军不许人靠近,我还真想给端王殿下送些礼物进去。”

  余曼青眉心蹙紧,露出疑惑:“什么意思?”

  “感谢他啊!”徐吟笑道,“我原以为这辈子都要屈居人下了,没想到老天这样厚待我。”

  余曼青的脸色倏然沉下。

  她听懂了,这丫头的意思是,余家失势了,与太子的婚事即将不保,以后不会再被她压在头上。

  “你以为你能如意?”余曼青忍不住讽道,“京中贵女不知凡几,家世在你之上数不胜数,凭什么挑中你?因为你和公主关系好吗?”

  “为什么不能挑中我?”徐吟慢悠悠摇着扇子,“就凭我比她们都美啊!”

  “你……”余曼青气得七窍生烟,想反驳仔细想想竟发现这并非没有可能。

  以前朝政被张怀德把持,兵权则在她父亲手中,张怀德是个阉人,所以她是京中独一份的贵女,太子妃的人选怎么都绕不过她去。

  现在张怀德倒了,她父亲也死了,皇帝想用谁就用谁。依如今的形势,太子妃最好能给孱弱的皇权带来助力,也就是有兵有粮的实权派。

  如果昭国公有个女儿,说不准陛下就动心了。以此类推,各地都督、刺史是不错的人选。南源虽然势力不算大,但目前势头极好,徐焕明面上又算得上保皇派……

  一想到徐吟真有可能当太子妃,余曼青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

  “走!”她脸绷得紧紧的,吩咐车夫,“我们回府。”

  看着余家的马车远去,徐吟脸上的笑慢慢收了起来。

  这下子,余曼青应该不会怀疑她了吧?

  ……

  看完端王,徐吟进宫探望长宁公主。

  喜爱的皇叔突然成了谋逆罪人,她最近心情不太好,连学都好几天没去上了。

  见了徐吟,她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模样:“阿吟,你怎么来了?”

  “你不去上学,难道不是催着我来吗?”徐吟握住她手,问道,“还不开心呢?”

  长宁公主扑在床上,长叹一口气,一副苦闷的样子。

  徐吟反倒被惹笑了,坐到她身边劝道:“你先前瞧德妃是个好人吧?可结果如何?”

  “我知道。”长宁公主嘟着嘴说,“但还是挺难过的。一直觉得皇叔对我不错,因为我想要龙舟队,就让我在他那里挂名,没想到他竟然……”

  徐吟怜悯地看着她,心道,你还没看到他真正冷酷绝情的样子。前世你的好皇叔可是故意把你送去和亲,眼睁睁看你死在那里的!

  不过,端王提前失势,长宁公主不会再重复前世的悲惨命运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锦书带着人送点心进来了。

  徐吟往她身后看了两眼,问道:“陈姑姑呢?怎么我进来没见到她?”

  一提起这事,宫女们脸色都有些不对,最后还是长宁公主自己说了:“陈姑姑被抓走了,廖将军说她是端王同党。”

  说到这件事,长宁公主不由想起那天龙舟赛过后,她来问的话。先前长宁公主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想想,陈姑姑根本就是故意来探听消息的。

  不过,皇叔为什么要打听阿吟有没有离开呢?长宁公主不由出神,想起那天看到的她裙摆上的泥土。

  这样想着,她把目光投向徐吟:“阿吟……”

  “什么?”正在吃莲子羹的徐吟抬起头。

  长宁公主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多问,笑道:“我好久没蹴鞠了,等会儿我们踢一局吧?”

  “好啊!”徐吟毫不犹豫应下了,“让我看看公主进步了没!”

  “嗯!”

  两人用完点心,歇了一会儿,便呼喝着把永寿宫的宫女召集起来,热火朝天地踢球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